CAOS官方继教网
CAOS-AAHKS Fellow见闻,斯坦福医学院进修分享
作者: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分会 发布于:2018-02-11 17:00:03

初入斯坦福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关节中心在美国加州红木城(Redwood City距离斯坦福大学医学院车程20分钟)设有独立的门诊机构,该门诊只针对骨科患者。大部分门诊患者由社区医生或家庭医生推荐,与我们门诊看病不同,门诊患者都是预约就诊。而且患者基本没有选择医生的权利,经门诊检查后,医生为患者制定治疗方案,内容以录音的方式反馈给推荐医生。患者住院后接受免费治疗,包括住院期间的伙食费和住宿费。关节置换及翻修患者的预约治疗时间一般为3-4个月。患者的平均住院天数大约在3-4天。医生对术后患者定期预约在门诊进行随访,患者的所有资料均由医院保留,影像及生化检查结果全国联网,患者在任何一家医院的检查结果,主诊医生都可以在网上看的到。关节置换术后患者的随访机制非常完善。

科室状况

关节外科现任主任是Maloney教授(美国骨科医师协会主席),一共有四个医疗组,关节置换量年:大约500-600例/年, 2/3 为翻修患者及复杂关节置换病例,1/3 是初髋,初膝及肿瘤假体置换。所应用的主要假体类型包括:Zimmer(捷迈),S-ROM(强生公司), Biomet(邦美公司),Stryker(史赛克)。不同医疗组有不同的手术日,每周一早6点半开始是全科大查房,进修医生(Fellow)汇报各组病例,由科主任主持制定完成手术治疗方案。每周二下午五点是对进修医生和本科年轻医生的理论教育学习,授课内容基本由带组教授讲授,历时1个小时。


初次关节置换手术:手术操作基本与国内相同,但翻修器械更加齐全。髋关节手术入路均为后外侧, 外旋肌群标记重建切口关闭之前, 用消毒液冲洗浸泡。膝关节手术入路通用髌旁内侧入路。翻修手术器械全包括:苹果刀,钢缆,延长截骨 (ETO), 大号髋臼, 钽块, Cage以及双极全髋, 患者术后的平均住院天数为3-4天,术后返回家中,可以由社区服务人员进行护理。


关节外科拥有属于自己的骨科研究中心。研究方向主要包括,骨科生物材料,关节假体的磨损机制。

研修体会

医疗制度方面:中美医疗体制存在明显不同,两种体制各有优点和缺点。我个人认为美国患者就医和接受治疗的过程比国内要困难,虽然患者享受的是全民医保,但患者对于医生(尤其是手术医生)没有选择的权利。小的毛病(如:感冒、发烧、腹泻)往往由社区医生解决治疗,一般的感冒GP不会给你开抗生素和打吊瓶,往往告诉你去超市买些解热镇痛的药物自己服用。需要手术的患者往往要接受长时间的排队预约,普通患者不经过预约一般很难在专科医院门诊就诊。相对于美国而言,我们的患者在门诊可以自由挂号就医,手术治疗时间往往可以和主刀医生商量制定,而且患者对医生完全具有选择的权利。就像我们关节外科的患者,患者往往是对比了几所医院以后,才会最终做出在哪家医院治疗的决定,这在美国是完全不可能的。


就医环境方面:随着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发展和国际交流的日趋频繁,我们为患者所营造的就医环境要远远好于美国的部分医院。但美国人对基础设施的维护做的很好,房间内部卫生非常干净,物品摆放整洁有序,患者就医井然有序,医院内部相当安静。


手术技术方面:初次髋、膝关节置换手术国内外并没有很大的差距。围手术期的处理、术后镇痛、患者管理基本是一样的。而我们所治疗的一些复杂病例,如发育性髋关节脱位和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的全髋关节置换的手术病例也是他们所少见的。我们缺少一些必要的翻修手术工具,但我们所翻修的病例往往比他们翻修的病例要复杂,主要的原因在于他们对置换术后患者的随访非常到位,在随访的过程中如果发现问题就会及时翻修,而我们的患者多数都是能挺则挺,等到病情恶化的时候才来看病治疗,一般都会出现大量的骨缺损和严重的假体松动使得手术无从下手。我自己的感受是:我们一些复杂的翻修手术是在“小米加步枪”的条件下完成的,但是当我把我们翻修手术的片子给他们看的时候,他们都很佩服我们的手术完成的如此完美。因此我相信,随着国际化交流的强化,骨科手术器械的齐全和手术技术的不断提高,我们与国外的医疗差距会越来越小,患者国内就可以接受国际化、标准化的手术治疗。


科研能力方面:关节外科的科研实力很强,注重科研,严谨的科研作风是科室的一贯传统,关节研发中心是世界前十名的关节中心,Maloney教授现在是该中心的主要负责人,因此肩负着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除了日常手术,每周一、四早8点到9点半是固定的学术汇报时间,科里的研究生,医生,科研秘书和BME工程师要求全部到场。每个人都要汇报自己近期的工作成果,遇到的困难和需要解决的问题。你的问题会得到每个人的回答,大家互帮互助,科研协作非常融洽,是一个真正的科研团体。



通过这三个月的美国研修经历,使我开阔了眼界,接触和感受到了世界前沿的医疗技术水平,了解了自身和他人的异同,也为我今后学习和工作的道路指明了方向。很感谢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和我院能给我这次出国研修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对于我们青年医生来说是难能可贵的,从中所汲取的营养也是能令我受用终生的。随着对外交流平台的不断拓宽,我们青年医生也要努力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和业务能力,争取更多的学习机会,为了更好的服务患者和促进医院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